2012年广播影视业报告
来源:产业发展部 发表于:2013-11-22 09:26:59 文字: 【大】 【中】 【小】 【收藏】

广播、电影、电视行业处于文化创意产业核心圈层,尽管就行业总产值而言与文化创意产业中的软件、网络及计算机服务,广告会展等一些行业存在一定差距,但是由于广播、电影、电视行业属于内容产业,通过直观的影视内容产品服务于大众的精神需求消费,因此其产业影响力凸显重要性。

2012年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数据来看,北京市广播电影、电视行业总收入在文化创意产业8大行业排名中位于中游,排在了软件、网络及计算机服务业、广告会展业、旅游休闲业、新闻出版业之后,增速则位于下游,仅仅高于设计服务业。

这表明无论是从单一项目的盈利能力,还是企业的产业价值链构成上市属广播影视企业的规模与素质有提升的空间。

一、北京广播影视业发展概况

(一)基本数据

根据20121月至11月全市规模以上文化创意产业收入表,广播电影电视行业年营业收入超过500万元的所有法人单位共创造收入567.6亿元,同比增幅达到15.1%,高于我市文化创意产业收入增速4.8个百分点。

根据2012年北京广播影视累计创收统计,截止11月,北京市广播影视累计创收总收入为173.05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7.7%。其中,广告收入为71.97亿元,占创收总收入的41.6%,同比增长14%;有线电视收视费收入8.97亿元,占创收总收入的5.2%,同比增长2.6%;电影票房收入为13.33亿元,占创收总收入的7.7%,同比增长15.2%,广播电视节目销售收入为15.56亿元,占创收总收入的8.99%

(二)发展特点

1.民营企业发展持续强劲。

从今年的影视市场表现看,以光线传媒为代表的民营企业发展持续强劲,已经成为北京广播影视行业的生力军和骨干力量。

截止2012年底,全市广播电视节目制作持证单位总数为1579家,其中民营企业数量占到97.8%1-11月社会影视节目制作单位创收收入86.94亿元,同比增长76.38%,占总创收收入的50.24%,所占比重提高13.86%

相对于整体企业规模较大的广播电影电视业央企、国企,民营影视企业具有市场敏锐度高,注重投资回报率等特点,因此在市场行为判断与实施上更谨慎,更敏锐,更快速。

作为2012年末国内影视界最为热门的影片《泰囧》、《画皮2》等的制作方和发行方,光线传媒作为北京市民营影视企业已然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民营传媒娱乐集团。《泰囧》不仅创造了近13亿票房奇迹,也创造出一种“蝴蝶效应”,影响着演员、投资公司甚至中国电影行业发展的方向。

2.影视“走出去”成效显著。

在市委市政府领导下,北京广播影视“走出去”工程取得了显著成绩。在2011-2012年度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目录中纳入了18家在京广播影视企业,其中既包括中国电影集团、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等央企,也包括了华录百纳、海润影视等民企。在2011-2012年度国家文化出口重点项目目录中除去中国电影海外推广公司、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中视国际传媒有限公司的走出去项目外,还包括了8个由在京民营影视企业运营的项目,包括美国蓝海电视台运营、汉雅星空IPTV运营, 大纽约侨声广播电台投资、非洲八国数字电视系统建设及运营等。

除了受到“走出去”政策扶持的上述影视企业及项目外,在京两个影视企业在海外影视优质资产并购方面实施了两大举措。

一是小马奔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印度信实集团(Reliance MediaWorks)于2012925日以3020万美元成功收购了世界级数字视觉特效公司——数字王国(Digital Domain)及其子公司航母传媒(Mothership)在内的核心资产,小马奔腾美国拥有数字王国70%的股份,占主导地位。该收购行为不仅使小马奔腾得以与好莱坞著名电影公司狮门影业(Lion gate)联合制作的科幻大片《安德的游戏》,也预示着其在今后几年将国际顶级数字特效技术引入中国北京,逐步建立电影特效拍摄基地、特效技术专业服务与培训中心等。

二是万达电影院线股份有限公司于2012521日以26亿美元并购美国AMC影院公司,占100%股权,拥有AMC338个影院,4865块银幕。万达集团收购AMC公司后,将同时拥有全球排名第二的AMC院线和亚洲排名第一的万达院线,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电影院线运营商。已然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电影院线运营商。

三、北京广播影视业发展面临的问题

(一) 形成产业规模效益的广电企业数量不多

结合2011年全市文化创意产业广播电影电视业排名前50企业数据,年收入大于10亿元的企业仅3家,分别是歌华有线、中广有线和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由于2011年中影股份从中影集团中剥离,业务数据尚未汇总,因此数据表中并没有中影股份,但按照其实际业绩,总收入也应该大于10亿元。而在下文中笔者也将中影股份默认为年收入大于10亿的企业。

年收入大于5亿,小于10亿的企业仅5家,分别为万达院线,中国有线、华夏电影、永新视博、中视体育。年收入大于1亿,小于5亿的企业有25家,年收入大于7000万,小于1亿的企业有15家。

考虑到广电行业大多企业以内容产品生产,而产品生产在产业链前端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较大,而产品销售环节又存在较多不确定因素,因此普遍存在着风险较大、利润率偏低的情况。

(二) 不同经济类型广电企业实力差距较大

在排名前10的广播、电影、电视企业中,隶属中央的企业共有6家,占60%。分别是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中影股份、中广有线、中国有线、华夏电影、中视体育。民营企业共3家,占30%,分别是万达院线、永新视博、光线传媒。隶属北京市的企业仅歌华有线1家,占10%

受到北京市文化体制改革整体进程的影响,包括北京电视台在内的事业单位并未完成传媒企业的改制,在相关影视资源上尚未进行有效整合,因此就目前而言北京市缺乏像东方传媒、湖南电广之类的有竞争力的市属传媒企业。

(三)影视传媒内容生产商整体实力不足

在排名前10的广播、电影、电视企业中,单一从事平台运营与技术服务的企业共有4家,分别是歌华有线、中广有线、中国有线,永新视博。单一从事发行放映业务的企业共有2家,分别是万达院线和华夏电影。单一从事影视内容生产的企业共有2家,分别是中视体育和光线传媒。涵盖影视节目制作发行、广告服务、演艺经纪、技术开发、园区建设等多产业的综合类传媒企业共2家,分别是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与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

“传媒企业的基石必须并且绝对是内容,内容就是一切”。广播、电影、电视产业的发展基石就是内容生产商,没有生产能力强的影视节目内容生产商,就无法形成规模化的社会影响力,广电行业整体强不强也就无从谈起。从这个角度讲,北京市仅有光线传媒一家从事影视内容制作的企业进入广电行业的前10名的现象是不容乐观的。

从数据上看,包括光线影业、星美影业、华录百纳、大唐辉煌、海润影视、鑫宝源影视在内的一些有影响力的影视内容提供商的年收入都介于1亿元至5亿元之间,这些企业是否能够敏锐地抓住公众文化消费心理与社会文化发展热点,推出既有质量又有口碑的影视作品,将直接影响北京市广播、电影、电视业的整体竞争力。

(四)外省市财税优惠政策导致影视企业外流

为了实现影视产业的规模化、专业化,借助影视作品的巨大社会影响力提升本地区文创产业的影响力,全国许多地区出台了各种优惠政策。

比如浙江东阳,自2004年以来设立了“影视文化产业发展专项基金”,用于奖励实验区入区企业的税收贡献;2009年,又设立“影视企业贡献奖”,调动影视企业发展的积极性;在刚刚过去的2012年又提出了设立横店文化产业综合新区的设想,在税收政策上,对辖区内从事影视制作、文化创意等文化类企业给予高新技术企业待遇按照国家规定按照15%征收企业所得税,且对新办文化企业给予减免3年企业所得税的优惠。比如陕西曲江,在新区内注册的影视企业,三年内返还5%的营业税,同时减免3年企业所得税。同时出台了为年收入不低于1000万元的影视企业免费提供办公场地的配套设施。

这些政策的出台,无疑对于影视企业形成了巨大的吸引力。影视产业链的特性决定了其企业所在地与影视作品产制地可以相对分离,像华谊兄弟这样的有影响力的民营企业,尽管企业注册纳税变更到了横店,但其主要影视作品的研发与制作依旧可以在北京。因此毋庸置疑,如果北京市不能出台相应的配套政策来鼓励辖区内现有影视企业,将面临着更多有实力的影视企业的外流。

(五)特色影视企业融资渠道不畅

我市民营影视企业积极参与中国电视的海外传播,由四达时代集团运营的非洲数字电视网、蓝海天扬国际传媒公司运营的美国蓝海电视台、俏佳人传媒有限公司运营的美国ICN电视联播网、西京广告公司运营的英国普罗派乐电视台、等都借用海外媒体平台来传达“中国声音”。

由于媒体运营具有高投入、慢产出的特性,这类立足于“走出去”的特色影视企业普遍存在资金短缺的现象。一来因为上述这些海外媒体多是近23年才完成并购或组建的,处于需要长期、稳定、规模性投资的阶段,其所属企业本身资金实力都不太雄厚,二来这类海外媒体没有直接的盈利资源,因此融资渠道也较少。目前民营海外媒体的特点是资产分布于国内和海外,受文化产业“轻资产”的制约,较难获得银行贷款,而民间投资机构对这类在海外经营的民营媒体也很谨慎,获得风险投资的可能性也不大。

此外,媒体内容产品购买价格过高也是制约此类影视企业发展的重要原因。这些由中国影视企业运营的海外媒体大多以播放中国影视内容为主,需要购买大量的节目素材,并依据播出媒体特点进行重新编辑、翻译、配音等加工环节,由于语言、文化、素材质量匹配等原因,实际使用率只有1:3-1:5

 

四、关于加快北京广播影视企业发展的建议

(一)提升核心竞争力——注重规模效应与口碑效应

广播、电影、电视业的企业从其主营业务上基本可以分为两个阵列,一是广电技术类企业,拼的是掌握核心技术的前瞻性以及客户资源的拥有数。二是广电内容类企业,拼的是出品影视剧(节目)的质量、数量以及在大众中的口碑。因此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也可以分为两个标准进行评价。

广电技术类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技术与用户需求的无缝对接,比如歌华有线的核心竞争力大小在于是否能够在现有用户基础上增加用户的使用黏度以及有效开发用户愿意消费的项目,四达时代的核心竞争力大小在于是否能够在特定区域(非洲)建立数字节目传输播出平台的同时获取用户的潜在注意力资源,既满足当地人数字电视节目观看需求,又传递中国文化。

广电内容类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影视产品内容是否与大众消费需求无缝对接。当然大众消费需求同时也会和特定的社会文化特征、舆论热点产生关联。比如华录百纳尽管每年出品的电视剧数量相比于其他一些电视剧制作公司来说可能不算多,但其在精品战略之下确保每年都能够推出1-2部制作精良,且能够形成较大社会舆论反响的作品,例如2010年的《黎明之前》,2011年的《永不磨灭的番号》,2012的《金太郎的幸福生活》,这确保了其在业界的较好口碑。

广电技术类企业与广电内容类企业的区别也在于规模效益是技术类企业发展不可或缺的前提条件,技术类企业要形成核心竞争力,必然依靠巨大的先期投入来获得用户,其投入回报周期也就相应较长。而广电内容类企业却未必依靠规模效益,生产十部影视剧作品,有时还比不上一部作品获得广泛的认知与影响。

因此建议有关职能部门可以对辖区内影视企业的重点影视项目从前期孵化时进行追踪,依靠有实力的第三方研究机构机构对影视项目的前景进行判断,一旦发现好的项目,好的作品,则从信贷支持、口碑宣传、节事推荐等多渠道提升项目的品牌价值。

(二)挖掘发展潜力——鼓励全产业链的业务整合

现代传媒产业由内容制造商、内容销售商、媒体运营商、基础设施运营商等共同构成,对于现代传媒企业来说,其发展潜力在于是否能够依据其既有优势资源打通产业链的上下游环节,更好地实现传媒资源优化配置,创造持续产值。

对于广播、电影、电视企业来说,从远期规模发展上看都意在全产业链的业务拓展与整合,但其前提是在传媒产业链的某一个领域已经形成了一定的优势,换句话说周边业务必须依托于企业核心业务展开,否则就是“摊大饼”模式,无法获得协同效应。

2012年企业实践看,万达花费巨资收购AMC,短期内对企业资金流形成一定压力,尽管AMC与国内的万达院线属于同一类业务的横向扩展,在经营模式上有一定相似点,但地域差异与观众观影习惯的差异决定这笔投资是否能够带来收益存在较大未知数。小马奔腾投资数字王国,相对于其原有广告与影视剧业务是制作能力的延伸补充,属于纵向扩展。数字特效制作优势理论上可以增加影像可视性,从而转化为影视内容产品优势。光线传媒投资欢瑞世纪和天神互动,依据的更多是版权优势,获得的产业链价值也就更为明晰。欢瑞世纪的电视剧版权、光线的电影版权、天神互动的游戏版权之间可以相互借用并转化,实现增值效应。

此外,从全媒体资源整合角度来说,相对于上海市、湖南省等一些兄弟省市,我市电视节目制作市场受体制、机制等诸多因素影响,还基本处于电视台垄断阶段。建议由市委市政府主导,借鉴上海、湖南的先进经验,切实有效地推进电台、电视台“制播分离”改革,充分引入市场竞争机制,为电视节目制作业创造良好发展环境。

(三)增强创新力——挖掘创意资源与人才

广电行业之所以吸引大众,在于内容产品中体现出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意资源。没有创新人才与创意能力,广电企业仅仅依靠单纯的大投入是无法获得大众认可的。大众脑海里记住的是某一部影视剧,而不是某一个广电企业。依靠企业的品牌优势,还不如依靠企业内容产品的版权优势来得更为直接。

从这个意义上看,广电企业所拥有的产品品牌与个人品牌往往更具有增殖力。尤其是广电内容类企业的创新人才储备应该成为企业发展能力的核心指标。

而在政策层面也应该出台相应的人才扶持政策,能够从配套户籍管理、创作空间提供、创作精品资助等多方面吸引一线影视创作者。

(四)降低运营压力——出台配套优惠政策

面对其他省市对于优质影视企业的政策性支持,我市也应该进一步加大对我市知名影视企业和视听网站的扶持力度,坚持“扶优、扶强、扶原创”的原则,围绕高端影视企业和视听网站出台财税优惠政策,特别是发挥相关区县的作用,吸引国外、京外高端影视企业总部和人才入住,让外迁的企业和总部迁回北京。

同时充分利用我市在金融机构集聚方面的优势,鼓励金融机构在对文化资产合理价值评估的基础上,通过贷款贴息和无形资产质押等方式积极向有优势的影视项目贷款,鼓励文化创意产业基金及文化创意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通过股权投资等方式优先支持有潜力的影视企业,鼓励该类企业上市融资。